虚拟聚会干杯聊天、直播法会许愿祈福,日本人线上过大年

虚拟聚会干杯聊天、直播法会许愿祈福,日本人线上过大年
【环球时报记者 许黛如 文竹】日本新年也叫“正月”,是日本人最重要的节日之一。每到年末,就是和公司同事开忘年会,和家人一起采买年货、到寺庙、神社祈福,给客户及友人送贺年卡的重要日子。现在东京各大商场、超市已装饰好各种节日饰品,迎新年用的门松、连注绳、镜饼等也都被摆上货架。夜幕降临,到处都闪烁着新年灯光秀的梦幻光影,车站和商业街新年气氛浓浓的,人群热闹拥挤。但因为大规模的聚餐、倒计时活动等可能加速病毒的扩散,日本多个地方政府都发布了“新年紧急宣言”,呼吁民众尽量“安静地过新年”,号召民众取消传统的年终派对、新年倒计时和庆祝活动,于是“线上忘年会”“线上祈福”“线上拜年”流行起来。
  公司举行线上“忘年会”
  往年到了年底,餐饮业便进入旺季,各大公司都会举办忘年会,几乎每家餐厅都需提前一两周甚至一个月预约。但今年由于担心疫情扩散,不少公司都选择让员工在家里举行“线上忘年会”,有的公司统一订好豪华的新年套餐送到员工家中,也有员工提前做好美食,在电脑屏幕前,和同事们一边聊天,一边享受美食,场面也十分热闹。不少公司都选择使用zoom等软件举行线上忘年会,若是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公司,全公司可直接视频连线;若是规模达成百上千人的大企业,就以部门为单位分别举行。一家公司的负责人告诉笔者:“不能因为疫情就彻底取消忘年会,让员工受冷落和伤心;通过线上忘年会也可以让大家感受到温暖和情谊。”因多数日本人选择宅在家中,线上忘年会的流行,使日本外卖行业备受欢迎,业绩大涨。
  鉴于线上聚会成为潮流,还有网站研发了“线上聚会C位化妆术”,让你比平常更华丽地出现在镜头前。网站邀请美妆专家传授“如何成为线上聚会主角”的高招,例如:着重画好眼线,使眼睛看起来大而明亮;画好嘴部轮廓,画出微笑感,再搭配明亮的衣服以衬托明媚开朗的笑容;打好高光,突出面部立体感等。
  寺庙、神社直播新年法会
  受疫情影响,“旅游过年”“回乡探亲”的人也大幅减少,就连日本人的传统习俗“初诣”也有了巨大改变。迎接新年,祈求平安顺遂,到寺庙、神社祈福是日本人的传统,而新年的第一次祈福叫作“初诣”,这是日本全民参与的盛大活动。往年,不少日本人从12月31日晚上就开始在寺庙或神社门口排队,寺庙和神社里也都立着写有“新年初祈福”的牌子和各种指引牌,还有工作人员维护现场秩序。尤其是浅草寺、明治神宫等有人气的大寺庙、大神社,每到新年时总是人山人海,场面非常热闹壮观。
  今年为避免人流过度密集,导致疫情扩散,各大寺庙、神社也都采取“分散祈福”的方式,呼吁一定要戴口罩、勤消毒。据日媒调查,今年有70%以上的民众选择到寺庙、神社“初诣”,但也有不少人表示将在家附近的寺庙、神社祈福,不再像往年那样历尽艰辛、多番辗转到知名大寺庙、大神社。
  此外,不少寺庙、神社还会举行“线上初诣”。如,位于东京中央区的筑地本愿寺将于2021年1月1日网上直播元旦活动和法会,让网友们实现在家祈福。东京世田谷区的樱神宫提出了“线上遥拜”,且可以网络为媒,在“绘马”上书写心愿、祈求御守。福冈市有1700年历史的鸟饲八幡宫也推出了用智能手机体验“线上初诣”,画面和体验感均非常好,网友可以轻松实现在家往赛钱箱里投币祈福、抽签、求取御守以及供奉绘马等夙愿。此外,岛根的出云大社、埼玉的冰川神社、兵库的西宫神社等神社均推出了邮寄御守和神符的方式,通过打电话、网上申请或发邮件等,将费用汇到银行和邮局。
  “防疫祝福”成贺卡主题
  送贺卡是日本新年的传统项目。在新年来临之际,向自己的亲朋好友或老师、客户等邮寄贺卡,表达自己的新年祝福,是日本人必做的;有的家庭每年要寄出上百张新年贺卡。笔者曾听日本教授说,她和一位老朋友相互邮寄新年贺卡长达几十年,其间从未中断。虽然只是一张简单的卡片,但寄托了她们美好深厚的情谊,也是在告诉对方:“我过得很好,也很健康,不要担心我。”笔者也收到过来自朋友的新年贺卡,这和通过手机发短信、发邮件感觉是完全不同的;贺卡上虽然只有短短几句祝福的话,但也让人感受到温暖和欣喜。
  随着社交软件和智能手机的升级,越来越多年轻人更倾向于发短信来表达祝福,送贺卡的人逐年减少。奇怪的是,疫情肆虐的今年,贺卡反而受到重视,尤其是以人气动漫《鬼灭之刃》为主题的贺卡很受欢迎。也许是因为疫情的时间一直在拉长,人们无法和朋友、亲人及故乡的家人见面,只好通过送贺卡来表达祝福和关心。有网友晒出收到的贺卡:“新的一年,祝福你远离疾病,元气满满地生活。”不过,也有不少企业今年选择放弃大量印刷宣传性质的新年贺卡,认为这是没有必要的虚礼,会对环境造成破坏,再加上疫情对各个方面都带来巨大影响,很难在贺卡上写“新年快乐”。